青年武戏演员演出中受伤倒地 大部分武戏面临失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11-18 05:15
  • 人已阅读

  青年京剧演员杨炳旭凭经典武戏《白水滩》登台打擂。

  本报记者 牛春梅

  上周,第三届青年京剧演员(北京)擂台邀请赛在热闹的《三盗令》中落下帷幕。大幕背后发生的情形,台下的观众完全不知情——青年武戏演员苟新伟因为演出中腰部受伤,竟然躺在地上起不来了。但凡经常看戏的老戏迷都知道,武戏演员经常受伤,很不容易;但大家可能不知道的是,在今天的京剧舞台上,武戏本身同样“伤”得很重,甚至面临失传的危机。

  全年商演一个巴掌数过来

  “现在京剧武戏演员演出少了,锻炼也少了,一下子使劲儿大了,就容易受伤。”提起苟新伟台上负伤的事情,北京京剧院一团团长王蓉蓉一针见血指出了背后的原因。可她紧接着说,演出少,舞台锻炼少,这不是苟新伟一个人的问题,而是很多青年武戏演员都面临的尴尬。

  “我上一场正式的商业演出是什么时候来着?好像还是去年10月份的事儿……”一个简单的问题,北京京剧院武生演员詹磊想了半天才回答出来。詹磊曾获得央视青京赛武生组金奖,是当下京剧界比较有名的武生,可他演出的机会却并不多,除了剧院的驻场演出,全年的商演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。

  可是与外地院团的演员相比,像詹磊还能有商业演出的机会,已经是非常幸福了。贵州京剧团演员杨炳旭说,他曾经一年只有一两场演出,最近这几年演出多了些,差不多一个月能有一两场演出,而且并非正式商演,只是在票友每周活动演出中穿插着一段专业演员的表演,作为赏析。

  眼看着年轻人没戏演,擂台赛评委杨少春很是着急。“武戏就得天天演,台下练多少遍,也不如台上带着观众演一遍有用。”他说,以前京剧演出中非常重视武戏,他自己年轻时几乎天天有演出,“马谭张裘这些名角儿登台前,我都会给他们做垫场演出。”再看现在的武戏演员,仅有的演出也大多是在折子戏或文戏里演武戏,全年能有一两回整场演出,就已经相当不易了。

  武戏演员登台机会少,与之相对的却是他们必须面对的高难度、高风险。中国戏曲学院京剧系系主任舒桐说,同样的学习过程,武戏演员要比文戏演员下的功夫更多,“文戏演员一天练一回功,武戏就得练两回,而且一天不练都不行。”至于各种伤病,更是武戏演员头上挥之不去的阴影。舒桐说,正是因为风险高、艺术寿命短,如今戏曲学院招生时前来考试的武戏演员越来越少。

  大部分武戏面临失传危机

  这次参加擂台邀请赛,杨炳旭选择的剧目是经典武戏《白水滩》。他在戏里持双枪连续翻“虎跳前扑”,评委们肯定了他连贯的高难度技巧,但也指出了他经验不足,人物刻画不到位的缺陷。这确实是杨炳旭的软肋。他平时常演的折子戏并不多,连《白水滩》都是为了这次比赛现学的,至于整场大戏,他更是一出也没学过。

  在擂台赛评委、著名武生演员叶金援眼里,武戏近百年来的传承,勾勒出的是一条令人悲哀的弧线。以前武生挑班唱戏要求有丰富的剧目,全盛时期一般大家身上都带着上百出戏;到了叶金援、杨少春他们这一代新中国成立后崛起的演员,大概只掌握了几十出戏;再看今天的年轻演员,会十几出戏就已经算优秀了,有的演员竟然只会几出戏而已。

  演员学得少,剧目失传的风险就大。现如今,大部分武戏都面临着失传的危险。詹磊说,他曾经想把马超的戏做个集合,制作一出故事情节完整的大戏,可在搜集资料中却发现,很多戏都因为资料太少没法恢复。其实,前辈艺术家们的演出一直以来就是文戏留下来的文字、图片、影像资料更多,许多武戏只剩下节目单上的名字,没人知道具体的演出是什么模样。

  提起这事,叶金援就很焦急:“走一个老艺术家就带走几出戏,如何尽可能地把现在还有的武戏传承下去,才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。”杨少春也同样心情迫切。在他看来,京剧武戏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危急时刻,再不重视就完了。“这不仅是京剧的损失,中国其他剧种基本都没有武戏,需要武戏表演都得找京剧演员来演,京剧武戏好了还能滋养其他剧种。”杨少春说。

  鼓励从一个旋子20元开始

  擂台邀请赛的演出现场,在剧场外面就能听到观众卖力的叫好声。有的观众看到激动处还直冲评委喊“100分”。这情形让一位年过70的观众十分感慨:“好久没有看到这么过瘾的武戏了,好像回到我们小时候看戏的戏园子。”

  类似的场景还出现在北京京剧院的日常驻场演出中。梨园剧场的常客发现,这半年,台上的青年演员明显更卖力气了。平时常演的《盗仙草》中有“拧旋子”的功夫,以前演员拧四五个就算完成任务,拧到10个台下就是掌声一片,现在演员再登台,最少要拧20个旋子,有的人甚至能拧30个。

  这些变化来自北京京剧院的新政策。为了激励演员加强武戏的训练与学习,剧院推出一系列奖励政策。就以拧旋子为例,剧院要求演员每场演出必须拧15个以上,每多拧一个就加20元。这些年轻演员一个晚上的演出费也就100元,如果旋子拧得好就能再拿300元,一下子就激发出大家的积极性来。

  “京剧过去一直是两条腿走路,一条腿是文戏,一条腿是武戏,但现在却更侧重文戏,瘸腿走路当然走不远,京剧要想发展得更好就不能放弃武戏。”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说,现在武戏正陷入一个恶性循环,“因为演出少、挣钱少,演员的积极性不高,没有心思练功,一旦有了演出机会却因为不练功演不好,得不到观众的认可,演出机会就更少,挣得更少,底子更差。”北京京剧院自掏腰包鼓励演员多下功夫,就是希望能够扭转这种局面。